我的熟女交友故事:萍水相逢,来去无踪!

刚刚参加工作时,经常需要出差跑腿,都是人家不愿意去的事,无聊,或者没油水。
九十年代初,北方城市普遍还很落后,坐一夜火车,到了要出差的地方,无非是送汇票,取文件等等无聊的事,也不知道当时单位领导,怎么那么不信任邮政部门。
大年初五刚上班就差我去大连,去吧,票有人买好了送来。
下了火车先住下,一般都是站前的那个邮政公寓,两人间。当时还是按床卖,三十多块钱一宿。
我一早就把事情办完了,等着第二天晚上往回走。
于是有大把的时间去消磨,大冬天的也没什么好景致可看,于是就逛商场,忘了叫什么商场,反正是正月,人很多,满耳的大连话,听着很过瘾。
srchttp3A2F2Fimg0.ph_.126.net2F14Zkl93VVGJhCjLFLAcwWg3D3D2F6630453138700711647.jpgreferhttp3A2F2Fimg0.ph_.126 我的熟女交友故事:萍水相逢,来去无踪! 离婚 丰满 东北女人
我走到卖女士内衣的地方,倒是很清净,但我也不好意思看,于是就找了一个休息椅,坐下来歇脚,看报纸。
过了一会儿来了两个女人,一个三十多,一个四十多,说话口气是同事。
年轻的问年长的买哪个好之类的女人话题。
我盯着两个人看,因为是冬天,穿的厚,也看 不出什么身材,都是高大丰满,说话举止很不雅致,说话也大大咧咧的,典型的东北女人,但绝对不是大连人,大连口音我很熟悉。
她们挑了一阵子,买了些东西,也到我这边休息区坐下歇脚,拿出买的东西看,我这才仔细端详,年轻的偏瘦些,脸上没有肉,显的有些刁钻的样子。
年长的比年轻的模样好,更是我喜欢的类型。
大脸盘,大眼,大嘴,抹的猩红猩红的口红,高腰皮靴,防寒服里面大红的毛衣,胸顶得高高的。
防寒服质地很差,是便宜货。
俩人讨论哪个更好看,我说黑的更好看,俩人楞了一下,对着我笑,说你们也男人懂这个?
我说你们穿上不就是给男人看的么?
年长的说,也对哈,那我也买一个。
然后就开始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笑话,我说我出差的,无聊,逛街,她们也说过年,厂里放假,平时没机会逛街什么的。
srchttp3A2F2F5b0988e595225.cdn_.sohucs.com2Fq_702Cc_zoom2Cw_6402Fimages2F201802042F587d62b748a84da2952601768a76423b.jpegreferhttp3A2F2F5b0988e595225.cdn_.sohucs 我的熟女交友故事:萍水相逢,来去无踪! 离婚 丰满 东北女人
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兴致,说我请你们俩吃饭。
她俩好像并不惊讶,年长的反而是说,行啊,有吃还有不去的?
小凤,走,有人请客。
 
那个叫小凤的好像有些不想去,拗不过年长的,于是我们三人下楼,在附近的一个小饭馆吃了午饭,她们点的菜,都是东北风味,盘子足有一尺,菜都竖尖儿,看着就是东北人的实在,记得最好吃的就是贴饼子,煎小嘴鱼。
吃完后,她们说还接着逛,问我来不来。
我说反正我也没事,就和她们一起逛,我就跟在年长的身边,试着拉这她的手,她也没反对。
吃饭时,她说她叫海兰,吉林人。逛到三点多,我真是佩服她们,女人逛街好像就没有累的时候。
她们说,回家啦,做饭吃饭。
我说带上我。
海兰说,行啊。
于是我打了车,当时叫出租很是有派头的,真不近,她们好像住郊区。
那张出租票和财务科好一顿解释才给报销的。
她们俩是打工认识的,一起租的民房,一个小院,三间房,典型的北方农村样子,一屋是床,小凤睡,一屋是炕,海兰睡。
天黑的早,有熏猪手,现成的饺子,酸菜馅儿的,还有酒,小凤一般,海兰能喝,我一直和她喝,她酒后话多,说离婚了省心,孩子跟她妈,她也不惦记,其实听得出,她很惦念。
 
小凤是个坏家伙,总往床上的事说。
说你离了婚,连个暖被窝的都没有。
海兰说,你不也差不多,一年你回家住几天?
你男人早搂着狐狸精睡了不知道多少宿,两个女人无遮无拦地说着那些话。
海兰问我结婚了没有,我说没有。
她说城里人结婚都晚,处对象了呗?
我说也没有对象。
她说哎妈,那你咋整?
能抗得住啊?
小凤还是说她那些骚话,撸呗,还能咋地。
说到这个地步,就都别装了,海兰说,咱仨今天一块儿睡。
于是收拾了桌子,三人就都脱了躺到炕上,炕暖和的很,铺了厚厚的褥子,还有电热毯,我睡中间,一边一个。
海兰拿出BYT,我心中真有些担心,害怕仙~人~跳,但是他们连手机都没有,估计没同伙。
可她们竟然有整盒的BYT,她们是干什么的?
真是打工的么?
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美熟吧 » 我的熟女交友故事:萍水相逢,来去无踪!

赞 (4)

评论